我的律師夢

六年級 黃曉東

我自小就覺得自己正直善良, 是一塊當律師的好材料。一心想著長大了當一位大義凜然的律師, 為捍衛法律, 伸張公義。

有一天晚上, 我正睡得香甜, 突然有一把聲音從睡夢中傳來:「黃曉東小朋友, 你的夢想職業是什麼? 你想不想體驗一下呢?」我想也不想, 順口回答說:「當然是律師啦, 你可以幫我實現這個理想嗎?」我迷迷糊糊中以為是爸爸跟我開玩笑, 心中也不大留意。誰知那把聲音又開腔了:「好! 我來幫助你!」不知怎的, 我發現自己正站在一個巨大的機器前, 而那把似曾相識的聲音竟然是外星人! 他指示我從一個洞走進那部古怪的機器, 我剛剛走進一半, 就感到天旋地轉……..

我正穿了一件律師袍, 站在莊嚴的法庭上。我真的變成了一位律師! 我的當事人因為目睹一宗打架案, 就去報警。怎知「天有不測風雲, 人有旦夕禍福」, 他竟被那幫人反口誣告意圖傷人。如此冤名, 我當然要替他「洗脫罪名」。

正式開審了, 首先是控方律師盤問我的當事人。那位律師牙尖嘴利, 一席話問完, 形勢對我的當事人十分不利。我的辯護機會來了, 心想:「你等著看好戲吧!」我一出聲就問道:「法官大人, 你認為我的當事人會主動報警說自己犯了罪嗎?」控方律師立即反駁:「法官大人, 他這是『賊喊捉賊』, 請您明察。」我抓住他的話柄, 立時大叫:「反對! 反對控方律師侮辱我的當事人為賊!」法官緩緩地說:「反對有效。」對方果然厲害, 可我也不是「病貓」。

一場三個小時的「舌戰」開始了, 控方律師口若懸河, 滔滔不絕; 我也不甘示弱, 奮力抵抗。雙方唇槍舌劍, 針鋒相對──好一場舌戰! 最後, 我把心中一席話像機關槍般掃了出來:「法官大人, 一個人的人性是醜陋的, 沒有人會叫別人來捉自已, 除非是瘋子。我的當事人「古道熱腸」, 出於一片好心, 也出於他對香港法律的信賴, 把見到的不法現像通知警方, 這應該是個好市民的行為, 值得提倡。但很不幸, 被一些急於蒙混過關的人反咬一口, 如果我們不分青紅皂白, 只求有所交代而胡亂判案, 還會有人相信香港的法律存在著公義嗎? 熱心市民還會報案嗎? 這樣一來, 香港的罪案只會有增無減, 治安變差, 這種處理方法對香港百害而無一利。」這一番話, 竟然問倒了控方律師, 說得他啞口無言。

法官終於宣判了──「經過控辯雙方的陳詞, 本席現在裁定, 辯方勝出, 被告無罪釋放!」我的當事人一家高興得跳了起來, 紛紛走上前握著我的手, 連聲向我道謝。我被他們的熱淚盈眶感動得又是一陣天旋地轉……..

「起床啦!」正在我陶醉之際, 媽媽叫醒了我─難道這僅是一個夢? 我隨手一摸, 怎麼? 頭上多了一頂律師用的假髮? 不, 這不是夢! .我真的見過外星人! 我真的當了律師, 捍衛法律, 伸張了公義!

 

◆ 評語: 這篇文章的作者喜歡寫作,他的文章通常都給人「眼前一亮」之感。不是嗎?他把自己的志願,很巧妙地編排在一場夢中,醒來時竟察覺自己真的當了律師!疑幻,疑真,很有特色。文章中的「雄辯」也顯出他思路敏捷,詞鋒銳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