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如我是一名兒童心理醫生

六年級 鄭裕珩

在現實生活中, 我是一名獨生女, 所以爸爸媽媽自小便當我是他們的「掌上明珠」, 令我無憂無慮。他們對我呵護備至, 幾乎是「有求必應」, 我真不知「愁」字怎樣寫。但是有時我會這麼想: 爸爸媽媽, 我真想自已能夠獨立, 因為你們處處護著我, 過分「保護」我, 我沒有磨煉的機會,造成很多事情不會處理。 這樣, 我將來會和廢人沒有什麼分別。

社會上,像我爸爸媽媽這樣的父母是很多的, 香港有很多像我這樣的「個案」。因此, 我的願望是當一名成功的兒童心理醫生, 幫助兒童正確地對待身邊的一切, 正確地認識自已, 讓他們知道人生的價值。每當我打開報紙, 見到有關兒童自殺的報道時, 這種想法就更加強烈了:人本身生命已經很短暫, 為什麼還要不珍惜生命呢?

除了以上的問題外, 當個心理醫生還能幫助人們解開心結, 也能輔導家長怎樣正確教導子女, 而不要動不動就打他們, 或是以沒有時間為借口, 用各種各樣的玩具去「敷衍」他們, 也不要在家中認為什麼都是家長一定對, 而應該把問題攤開來商量, 分析誰對誰錯, 并要原諒對方的過錯──這樣, 人與人之間的「積怨」會大大減少,溝通會不斷增加, 香港的自殺率自然也會大大降低了。

我覺得兒童心理醫生這項職業能對社會有很大的幫助, 所以我選了這項工作作為我長大後的工作。

 

◆ 評語: 這篇文章把作者的志願表達得十分清楚。她以自己的經歷為例子, 認為社會上有不少獨生子女在成長過程中都會發生這樣那樣的問題, 很需要兒童心理醫生「為他們解開心結」, 文章寫出了心理醫生工作的意義, 使自己的志願有了「理論依據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