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士的話

六年級 盧錦勳

我是一輛單層巴士, 是英國丹尼士車廠製造我出來的。我在港島某一間公司的名字( 即車隊號碼)是一四零四。

起初, 我和其他兄弟一起在車廠堨薿, 作後備用途。但在緊急的時候, 我們便會去增援一些臨時線路的巴士。在一九九五年九月一日後( 這真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), 我們便在十四條路線上服務人群了。看到自已能夠為香港的市民服務, 我整天都眉開眼笑的, 我覺得自己很有用。

可惜, 我們在香港這種快樂的日子并不長久。有一天晚上, 我如常地放下錢箱和添加燃料後, 有人對我說:「你明天不用服務了。」我半信半疑—─可能是要大修或『年檢』吧! 」但是後來聽說是因為政府限制了巴士公司的數量和種類, 結果剛到香港的「三叉戟型」不能取得「工作證」了, 這個決定使我們失去了繼續為市民服務的機會。我的心埵h麼難過啊!

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八日凌晨, 工作人員把我們駛上「汽車船」, 把我們運返祖家─英國。我在香港的故事, 也就從此結束了。

  • 評語: 看了這篇文章, 你是否覺得, 好像在聽著一個「英雄壯志未酬」的故事?